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快穿撩心,总有男主想反攻:第十九章 逼着改名换姓

类别:言情小说    作者:鄙人亡心    书名:快穿撩心,总有男主想反攻    本书简介
聪明人一秒记住 极速小说网 www.jisuxs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jisuxs.com

    这个没事咧着嘴大吼大叫,对着他懵头懵脑的女人,哪里有半分闾小鱼的气场?他真是脑子坏掉了才会往这方面想。

    他并非真的摄政王本尊,来到这具摄政王身体的那抹邪灵也不知道。他本身是灵天大陆辅佐灵帝当政的镇国将军墨子书。

    自幼习文练武,一次出师辽东血战叛军,身陷囹圄,当此之时,一身穿奇装异服的女子突然从天而降,带他杀出重围,将他于乱军之中救出。

    她的睿智,她的果敢,无一不震撼着他,他心悦她,可她却无论如何不肯接受他。她叫闾小鱼,他从来只唤她蠢鱼。

    没多久,她和灵帝在一夕之间突然消失不见,他在灵天大陆找了她整整二十年。直到身染恶疾,久治不愈。

    他以为自己死了,醒来却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六岁大的孩童。带着上一世的记忆重生在了太渊大陆。凭着自己前世的本事,上阵杀敌战功无数得到了雪皇的赏识,封为了雪宇国唯一一个异性王爷,雪皇先逝世又晋封他为雪宇国的摄政王。

    直到三年前,平叛雪宇国燕王之乱,军中一员大将被燕王策反,给了他沉痛的一击当场跌落至千尺悬崖,再次醒来,他的身体,便多了一抹来历不明的邪灵。

    听到闾小鱼这三个字,一旁的风离弦也深深吸了一口气,紧绷的神情慢慢松懈下来,面色如常。

    看来,这个摄政王的身份似乎也非比寻常呢。

    长久的沉默,让闾小鱼冷静下来,收敛了自己的火爆脾气,“那什么……对,对不起啊,你们就当我刚刚在发神经,那个……言归正传,你们讨论到哪儿来了?”

    闾小鱼拧眉,九转千回的心思不停在脑子里打转。她可以确定以及肯定自己刚刚没有幻听,白若衡,他,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?

    “本君虽为白帝收养,是白帝城的少主,和浅浅没有直接的血缘关系,但浅浅是白帝城城主的女儿,本君更是拿她当亲妹妹看待,她的死,本君定会向白帝禀明,向摄政王你追究到底!”

    风离弦抬眼瞧着对面白若衡身后的女子,神情一下由寒冷转至柔和,“至于她,本君实话说了,西风从凤凰古城带回来的那份密碟,本君也得到了一份。待本君查证清楚密碟内容无误之际,便是本君来找你要人之时!”

    话落,便抬脚出了清雅苑。

    “风离浅死在本王的府里,本王难辞其咎,以三日之期为限,本王定会将杀人凶手找到任由离弦君处置,但阿昭,呵!他昨夜已是本王的女人,本王劝离弦君还是别肖想本就不属于你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就在风离弦一只脚踏出清雅苑时,白若衡微眯的双眸倏然睁开,语气冰冷。

    他本对她昨晚与那邪灵同床共枕深感厌恶,可她之前并不知道他身体里还有另一个灵魂。

    转念一想,也许是她将昨晚的那抹邪灵当成了他,这样想来,他似乎不那么抵触她了。

    风离弦走了,闾小鱼深吸了一口气,尽量让自己的表情放松,“白若衡你故意的是不是?你们讨论案情凭什么把我混进去?”

    昨天晚上根本就没发生什么好吗!!

    反观白若衡却是伸手拽着她的手将人拉进自己的怀里,抬手就要去揭开她脸上带的那层青黑色面巾。

    闾小鱼欲挣脱开他的手,哪知这厮却越握越紧,将她的手腕都弄疼了。

    闾小鱼拉起手狠狠一用力,张嘴就不遗余力的朝他的手背咬去!

    “属狗的?”白若衡一点不为所动。仍然作势要去揭她脸上网格状的面巾,闾小鱼目眦欲裂,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看你的脸。”

    “我脸大有什么好看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他总能被她一语噎住……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是阿昭,那你的脸自然与阿昭不同。本王想知道,你是如何在膳房蒙混过关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放手。”闾小鱼的语气平静了许多,只是眉头还是紧紧敛着,“我觉得我们需要好好谈一谈。”

    他都挑明了,她自然想借着这个绝好的机会把一切事情捋清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我要找的白若衡,我不是你府上的侍奴阿昭。这点我们都心知肚明对吧?”

    白若衡放开她的手,抬起自己左手的手背,两排清晰的牙印印在他白皙的手背,在听到她说自己不是阿昭的时候,眼尾跳了跳,语气淡淡道,“接着说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才是真的白若衡,第二天是你,于是我跟你说了那么多,你其实是真的一个字没听懂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闾小鱼悲剧了……怪不得他当时会是那样的反应,都不是一个人她简直就是对牛弹琴……!

    “所以昨天晚上也不是你,今天才是你?”

    老天!!她果然是蠢,明明两人脾气秉性前后差距如此之大,她竟然一点都没怀疑到这点上来,而她所有的努力原来都是白做功夫,昨晚那么好一机会竟然就那么大眼瞪小眼稀里糊涂给放过了……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没人怀疑过你们不是一个人吗?”

    “本王和他身体轮换之际会通过各自写信告知当天见过的人和事。”

    她所有的言行举止不过就重复着一个目的,要带那抹邪灵回那什么二十一世纪,既然无意害他,他便不怕她知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明白了。风离浅这件事情,我可以给你提供三个非常重要的线索,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,既然你知道我找白若衡的目的,希望你能帮我说服白若衡,和我回二十一世纪。”

    昨天晚上她记得自己当时是跟他提了一嘴的……他还莫名其妙问她这次的任务是什么,她心生警惕之际就没再继续说下去。但还是哪里透着古怪,怪在哪里,她也说不清。

    “那你有没有想过,他跟你回去了,本王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能怎么办?你当然是跟着一起走。”闾小鱼回答的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不然还能怎么办?又不是机器组件说换就换……两个灵魂一个身体,不可能把一个灵魂强行分割出来装在另一具身体里吧?

    “那本王大可告诉你,线索,本王自己会找,比你提供线索更让本王心动的是,本王想知道你的真实身份,你的来历。”

    白若衡隐约觉得,这两点,对他至关重要。她那日的言论,太过匪夷所思。她不止一次说过,要带那抹邪灵回到他原先所在的时空,还和他妄谈天地之道。

    这让他恍惚想起自己曾经在灵天大陆时,他本是去找灵帝商量如何退敌之策,却不小心听到过那条蠢鱼和灵帝互诉衷肠,似乎也在说什么宇宙,时空裂缝之类的话语。

    联系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今日之所作所为,他忽然萌生了一个大胆的猜测,当年那只蠢鱼和灵帝一起离奇失踪,该不会也是……

    闾小鱼脱口而出,“我的真实身份和来历你手里那份密碟不是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密碟所记载的是阿昭的身份,而你方才亲口承认自己不是阿昭。”

    闾小鱼当即一拍脑袋,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似乎哪句话说漏了嘴……她还问了他一句对吧……

    闾小鱼忍不住扶额,后悔莫及。蠢到这种境界她巴不得扇自己两耳刮子……

    “身份,神仙。来历,九重天。”

    白若衡静静的看着她,黑眸澄澈。少顷,才意味深长继续道,“本王最后给你一次机会,若再让本王辨不清你的真实身份,全当奸细论处,是奸细,本王通常会秉持另可错杀一百也不放过一个的行事准则。”

    这是非逼着她说个名字是吧?闾小鱼紧接着眼轱辘一转,“鲤鱼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鲤?哪个鱼?”

    闾小鱼努力憋着笑,“鲤鱼的鲤,鲤鱼的鱼。”

    “雪宇城没有鲤姓。”

    闾小鱼挑了挑眉,“所以我姓红,请叫我红鲤鱼。”

    白若衡嘴角微抽,这是连带着一起告诉他,她是鲤鱼成精修的仙?

    罢了,只要她在他身边,总有一天他会弄清她的真实身份和来历。

    “你方才说的线索,是什么?”

    得,绕了一圈儿又绕回来了……

    某鱼怕他再来几个回合自己说不定真的会被这个腹黑王爷给绕进去,索性不再废话直接说道,“那个坑……”

    刚一开口,西风就领着朱提到了清雅苑,“王爷,人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朱提僵硬着脖子,一手吊着绷带,一手撑着拐杖,颤颤巍巍一瘸一拐的上前行礼,“奴才参见王爷。”

    白若衡看了眼西风,又上下打量了一眼朱提,“伤是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朱提抬头看了一眼王爷身边站着的女人,一脸愤恨道,“回……回王爷的话,是,是阿昭所伤。”

    白若衡觑了闾小鱼一眼,转而继续问道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王爷有所不知,前天阿昭在当值期间翘班,膳房是整个王府的重中之重,奴才身为王府的管家,理当严惩,便将顶替她当值的侍奴青禾打了三十大板,阿昭将奴才打致重伤,还卸了奴才的四肢,更是将两个目睹全过程的膳房守卫殴打致死……”


极速小说网 > 言情小说 > 快穿撩心,总有男主想反攻 > 快穿撩心,总有男主想反攻简介 > 第十九章 逼着改名换姓
申明:快穿撩心,总有男主想反攻最新章节,小说《快穿撩心,总有男主想反攻》文字、目录、评论均由网友发表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Copyright 极速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