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小说网 > 其他小说> 心悦君兮 > 第一百四十六章 结局章 6【正文完】
返回书页
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心悦君兮:第一百四十六章 结局章 6【正文完】

类别:其他小说    作者:Hera轻轻    书名:心悦君兮    本书简介
聪明人一秒记住 极速小说网 www.jisuxs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jisuxs.com

    君兮和周泫御只在法国逗留了两天就回到了青城,因为沈云中的婚期到了,他们答应了回来参加婚礼。

    婚礼前夜,因为沈云中和欧阳书语需要准备无暇照顾女儿沈敏雅,所以特意命人将敏雅送到了君兮和周泫御的住处,托他们两个代为照顾。

    敏雅一进门见到周泫御,就躲到了君兮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敏雅?”君兮有些奇怪,她伸手将敏雅从自己身后拉了出来鳏。

    敏雅皱着眉抱紧了君兮,就是躲着周泫御不愿意看到他。

    君兮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,周泫御已经先明白过来了。他对君兮使了个眼色,缓步走过来,走到敏雅身边的时候他蹲了下来砦。

    “敏雅。”他轻轻地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敏雅攥着君兮的衣角瞥了他一眼,又想躲得更远,却被周泫御一把给捉住了。

    周泫御将敏雅抱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还在生气叔叔打你爸爸的事情?”周泫御柔声地问。

    君兮一听,这才恍然想起,周泫御当初冲到医院里对沈云中大打出手时,敏雅就在身边看着。

    孩子的世界善恶分明,周泫御打人,就是坏人,她可不懂什么是苦衷。

    “君兮姐姐……”敏雅在周泫御的臂弯里挣扎着,想要扑到君兮怀里。

    君兮握住了敏雅的手,算是安抚她的情绪

    “叔叔问你话呢。不回答就是不礼貌哦。”

    敏雅愣了一下,随即嘴一撅,理直气壮地道:“叔叔打人,才不礼貌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叔叔打人是不对,叔叔已经和你爸爸道过谦了,你爸爸也原谅叔叔了。现在,叔叔也向你道歉,你能不能也原谅叔叔?”周泫御耐心的哄着。

    敏雅看着周泫御诚恳的表情,没有作声。

    君兮悄悄的捏了捏敏雅的小胳膊,提醒她:“敏雅,别人和你道歉时你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敏雅眨了眨眼,没有马上说没关系,她只是问:“那么叔叔,你为什么要打我爸爸。是我爸爸做错什么事情了吗?”

    周泫御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爸爸没有做错什么事情,是叔叔怕你爸爸把君兮姐姐抢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喜欢君兮姐姐?”敏雅自然的把话接过来。

    周泫御看了君兮一眼。

    君兮正低着头在笑。

    “对,我不止喜欢你君兮姐姐,我还爱她。”

    他回答的郑重,敏雅却是似懂非懂。

    “那既然叔叔你爱她,那你是不是也会像爸爸娶妈妈那样娶君兮姐姐呢?”敏雅的清亮的眼珠一转儿:“爸爸说了,只有爱一个人才会和她结婚的。”

    君兮抬头,看向周泫御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楼上玩好不好?”

    周泫御却故意挪开了目光,也回避了敏雅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楼上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吗?”敏雅到底是小孩子,轻而易举地就被转移了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楼上有娃娃,叔叔知道你要来,特意让人买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是我喜欢的那种芭比娃娃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是你喜欢的芭比娃娃。要去看一看吗?”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。”

    敏雅已经完全忘了刚进门时自己还曾对周泫御怀有敌意。她手舞足蹈的在周泫御的臂弯里和他谈论起她最喜欢的芭比娃娃。

    周泫御听得很认真,一点都不像是在敷衍敏雅。

    君兮意外于周泫御的表现,因为在她的印象里,沈云中反正是从来没有耐心听敏雅讲这些的。

    敏雅很开心眼前这个帅叔叔竟然与她一样“喜欢”芭比娃娃,甚至还愿意听她说关于芭比娃娃的故事。

    “叔叔,我们做好朋友吧?”敏雅忽然提议。

    “好朋友?”周泫御反问,反问的间隙得意地看了看君兮。

    君兮笑着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对啊。不过,前提是以后你都不能和爸爸打架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以后绝对不会再和你爸爸打架的。”毕竟,文君兮已经是他的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,你得对君兮姐姐很好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必然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当好朋友吧。”敏雅对周泫御伸出了一根小拇指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要拉钩的节奏吗?

    君兮看着敏雅一本正经的样子哭笑不得,周泫御却郑重其事的伸出小拇指与敏雅拉了勾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我又多了一个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多少好朋友?”

    “也不多,幼儿园里的小七、大猫,噢,对了还有君轩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君轩哥哥也是啊?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拉钩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因为他不好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p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君兮站在楼道里看着这一大一小笑闹着上楼,心底柔软一片,这样的简单安宁的幸福,就是她所期待的。

    君兮准备好了水果上楼,一推开书房的门,就发现敏雅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睡了?”君兮放下果盘,蹑手蹑脚的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估计来这里之前已经玩累了,沾着沙发就睡着了。”周泫御看着敏雅,那张小脸陷在靠枕里安然乖巧,让他想起了某一时刻的君兮。

    “那带她去客房睡吧,免得着凉。”君兮说着就要俯身去抱敏雅。

    周泫御拦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我来吧,这小家伙怪重的。”

    君兮点了点头,退开了。

    周泫御利索的将敏雅抱了起来,他往回走了两步,忽然停住了脚步,回头看着君兮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君兮走到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他掂了掂臂弯里的敏雅,有些感慨:“你就是这样在我臂弯里长大的。”

    只是那个时候,他根本没有想过也不敢想,他们两个有朝一日能够走到一起。世事总有那么多的不可预测,中途经历再多的不完美,只要结局是美的,那就够了。

    君兮眨了眨眼,明明想笑,可是一勾唇眼角就sh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是被你赚到了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“对,是我赚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自己赚到了,那能保证以后只爱我一个人吗?”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他回答的爽脆。

    “不能?”君兮惊讶,随即瞪着眼要周泫御解释。

    “以后,除了爱你,我还要爱你的家人,爱我们的孩子。”他一本正经地道。

    “谁说要和你生孩子了!”君兮红着脸躲开了他的视线,走到前面去替他拉开了书房的门。

    周泫御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黄亮的灯火照着她红彤彤的脸,他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忍不住在她脸上落下一个吻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怕他更过分,君兮连忙伸手去推了推他,示意他敏雅随时会醒。

    周泫御倒也没有更过分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我等下再来和你商量孩子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泫御和君兮将敏雅安置在了客房,确定她睡熟之后才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去吃点水果吧。我都准备好了。”君兮拉着周泫御想往书房走。

    刚才的果盘她还放在那里呢。

    周泫御却反手将她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不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吃?会坏的。”

    “坏了就扔了。”

    毕竟,他们还有重要的事情没有商量完,水果算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简直……”浪费。

    可君兮话还没有说完,周泫御已经低头吻住了她的唇。他能尝出来,她刚刚在端果盘上楼时偷吃过草莓。

    现在,她满嘴的草莓香,让他忍不住想一尝再尝。

    君兮嘤咛着为他启唇,他轻盈的长驱直入。

    这天雷勾地火的气势在走廊里越演越烈,所幸君兮及时清醒,连忙叫停。[千千小说]

    “敏雅万一醒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她气喘吁吁的躲开周泫御的吻。

    周泫御没有回答,他继续挑开她的唇瓣,但这接吻的过程中,他已经调转了方向,一路拥着她从走廊往主卧吻过去。

    主卧的门半掩着,他一推就进去了,进去之后,周泫御快速的合上了门。

    君兮被他抵在门背上,他的手又快速的褪去了她的衣物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我们真的要孩子了吗?”君兮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随口应着,仍未停下动作。

    君兮一边承受着身上被他掀起的巨大波澜,一边搂着他的脖子问他:“那你是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儿啊?”

    周泫御还没有回答,就听君兮又补了一句:“我听说男人性子急,会生女儿。”

    这是哪里听来的歪理?

    “女儿挺好。”周泫御说。

    他说着就将君兮打横抱起来往床上走。

    “我也喜欢女儿。”君兮在他怀里小声地嘀咕。

    周泫御将她放在自己的身下,居高临下的抚摸着君兮耳边的碎发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我可以再急一些?”

    “喂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我们来造一个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泫御在君兮没有防备的时候,彻底的占有了她……

    天亮时,客房里的孩子依然睡声憨甜,周泫御看着臂弯里的女人,她也仍然睡得很沉。

    他不由的又低头吻

    了吻她的唇。

    昨天她说喜欢女儿。

    女儿啊,是很好。如若美梦成真,他以后一定会好好疼爱女儿,也把君兮,当成女儿来疼爱。

    也许是盯着她看了太久,君兮在他怀里动了动,接着她就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早就醒了啊。”她揉搓着眼睛,从指缝里偷偷看了周泫御一眼。

    周泫御“嗯”了一声,将她的手拉过来,按在自己的腰上,然后一把将她拥住了。

    “累的话再睡会儿吧。”他轻声地说。

    君兮使劲按了一下他腰上坚硬的腹肌。这人还算有自知自明,知道他昨天把她折腾的多惨。

    “不睡了,今天还要参加婚礼呢。”

    她从他怀里逃出来,披了衣服进卫生间洗漱。

    不消一会,周泫御跟进来,他只穿了条运动裤,上半身赤/裸着,身上的抓痕清晰可见。昨晚,他把她折腾惨了不假,但是从这情形来看,她应该也没有闲着吧。

    君兮从镜子里看了他一眼,吐了口里的泡沫漱了漱口,心虚地低头,给他挤好了牙膏。

    周泫御没有落下她贴心的举动,他抬手抚了抚君兮的发心,以示感谢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刷牙吧。”君兮忽然提议。

    “嗯?”周泫御皱眉。

    他既不是小孩子,胳膊也好好的没有受伤,为什么要帮他刷牙。

    可是君兮就是起了玩心。

    她随手抓过了周泫御的牙刷,另一只手你饿着他的下巴。

    “来,张嘴!”

    “君兮……”

    “乖!”君兮义正言辞的道。

    周泫御哑然失笑,但他还是乖乖地张开了嘴。

    随着牙刷的探入,他的口腔里瞬间绽放了一股子白茶的清香。那清甜舒爽的味道让他慢慢放松下来,忽然觉得这也是个不错的提议。

    君兮的动作很轻,一点都不让他觉得不舒服。周泫御眼底渐渐有了笑意。

    他真是越活越回去了。到了这把年纪,竟然还要让别人刷牙?

    这丫头的想法也真够新奇的。

    他们有一定的身高差,为了不让她觉得手酸,周泫御一把将她抱了起来,让她坐到了高高的洗手台上。

    这样面对面平视的距离,果然让君兮轻松了很多。

    她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为周泫御刷了一遍牙,然后递给他一杯清水。

    周泫御漱完口,用毛巾擦了擦嘴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检查一下你的劳动成果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君兮未有反应,周泫御已经吻住了她的唇,直接攻入她的城池。

    鼻息交缠之间同样是白茶的清香,她很甜,他也很甜。

    吻着吻着,周泫御的手就不安分的探进了君兮的睡袍,眼看着“战事”又是一触即发,门外忽然传来了敏雅的叫声。

    “君兮姐姐,你醒了吗?”

    君兮连忙推开了周泫御,从洗手台上跳下来,对着镜面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你快穿衣服。”君兮对周泫御说着,就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周泫御看着她摇摇摆摆的背影,不由被逗笑了。

    看来,有个孩子在家里,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沈云中的婚礼很盛大,因为知道新娘子爱花,设计师特意以“花仙子”为主题,策划了整场婚礼。

    婚礼现场漫天漫地就像是花的海洋。

    让君兮意外的是,参加婚礼的很多嘉宾竟然都是她的亲朋好友。

    父母和弟弟一起来倒也没有什么奇怪的,他们本就在沈云中邀请的名单里,外外作为中元集团的职员,自然是在现场的。周子谚出现也可以算是情理之中,但是为什么就连她其他寝室的姐妹,也一个一个都来了?

    外外解释说:“这有什么好意外的,之前要和沈云中结婚的人不是你吗?请帖都派出去了,哪有再收回来的道理。反正沈总不差钱,多一桌也没有什么关系。再说了,结婚也是好事,多些人祝福不是更好吗?”

    这个解释有点牵强。因为君兮根本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派过喜帖。

    但她来不及细想,就被催促着落座。

    婚礼就要开始了。

    随着音乐声起,会场的门被缓缓打开了。

    身着白色复古婚纱的欧阳书语挽着她父亲的手,一路踏着红毯慢慢朝沈云中走去。头纱遮住了她的脸,但是隐隐约约还是可以看见,欧阳书语眼底的笑意。

    这是苦尽甘来,这是春暖花开,这是过去的结束,也是未来的开始。

    沈云中的视线始终跟着欧阳书语的脚步在移动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应该都能看出来,向来都是从容不迫的沈云中这会儿连站姿都是僵硬的。可他再紧张,整个人的注

    意力却一丝一毫都没有从他的新娘身上挪开过。

    等了那么久,终于等到这个女人真正属于他。

    相比父母的动容紧张,敏雅整个过程都表现的特别轻松。她蹦蹦跳跳地跟在欧阳书语的身后,一边笑着一边卖力的将花篮里的花瓣抛向半空。

    沈云中终于牵到了欧阳书语的手。

    他们宣誓,他们拥抱,他们亲吻……他们就这样约定了终生。

    沈云中在台上说:“我和书语能走到今天,要感谢很多人的帮助。但最重要的,是谢谢她从来没有因为那些误会放弃过等我。书语总说她相信这个世界上的每一场等待都有它的意义,以前我不相信,但现在,现在我觉得以前的我是个傻子。”

    台下一阵大笑。

    沈云中也笑了,等笑声过了之后他接着说:“我一直都不知道什么是爱情,就算是现在,我也无法去定义,但是我知道,只要书语站在我身边,爱情就在我身边。从今天起,我们会彼此珍惜。不再有伤害,不再有失去,只有一家人相守的幸福。谢谢大家今天前来见证我们的幸福开始。”

    台下掌声雷动。

    周泫御不动声色地将一块手帕递到君兮的手里,君兮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“擦擦吧。”周泫御说。

    君兮抽了抽鼻子没有动。

    周泫御把手帕拿回来,亲自为她擦了擦脸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就哭了,等下怎么办?”

    君兮还没有反应过来周泫御的深意,台上的沈云中忽然把话筒递给了欧阳书语。

    欧阳书语也学着丈夫的幽默搞气氛逗乐,她说:“我知道今天很多未婚姑娘都盯着我手上的捧花,但是不好意思,这捧花我不丢了,我想直接送给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台下的姑娘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欧阳书语恬淡的目光一扫,直接落在了君兮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想把这捧花送给我女儿的干妈。”

    君兮愣住了。

    欧阳书语蹲下去,在敏雅耳边说了句什么,只见台上的敏雅闻声就转身跑下了台,径直朝着君兮冲过来。

    “君兮姐姐……哦不,干妈。”敏雅有些不好意思地改了口,紧接着她牵住了君兮的手:“妈妈说拿到捧花的人会是下一个新娘子,我们一家人都希望你能快点嫁给泫御叔叔。所以捧花一定得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敏雅说着,用力拉了拉君兮。

    君兮跟着敏雅站起来,站起来时她看了看周泫御。

    周泫御不动声色的望着台上,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。

    君兮一上台,欧阳书语就走了过来,她微笑着把手里的捧花递到了君兮的手里,然后俯身过来抱了抱她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一直照顾敏雅,我希望你能和我们一起幸福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君兮又想掉眼泪了,她用周泫御给她的手帕按了一下眼窝。

    欧阳书语松开了她,顺势冲她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“周总!周总在哪儿啊?你不是说要问我借十分钟吗?”沈云中调笑着朝人群里大叫一声。

    忽然,场内的灯光一暗,只剩下一束光,笔直地落在周泫御的身上。

    周泫御站了起来,晃眼工夫,怀里就变戏法一样的多了一束红火的玫瑰花。他抱着花一步一步的往花台这边过来。

    那束光也一直跟着周泫御,他西装笔挺,神采丝毫不输今天的新郎。

    “诶诶诶,打光师,有没有搞错啊,今天是我结婚,怎么连我都没有的待遇周泫御倒是有啊?”沈云中故意调侃着。

    台下又是一片哄堂大笑,气氛延续了刚才的和乐,甚至又多了一丝别样的色彩。

    等到周泫御走到君兮面前的时候,场内的灯光又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君兮抬眼,就看到周泫御已经单膝跪在了她的面前,平整紧实的玫瑰花束上,一枚钻石戒指正在闪闪发亮。

    “君兮,嫁给我。好不好?”

    周泫御一瞬不瞬地看着君兮。

    会场内一片寂静,好像所有人都跟着周泫御一起在等君兮的答案。

    君兮握紧了手里的捧花,紧张地手都在抖动。

    其实,从法国回来之后,君兮最近一直在猜想,周泫御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向她求婚,只是,最近这段时间周泫御太过不动声色。每每提及这个话题,他都有办法避开或者转移。

    所以,君兮以为还要等上一段时间,至少,她从来没有想过会是今天。

    真是个措手不及的惊喜。

    “周总,看来十分钟不够啊。”沈云中明着打趣周泫御,实则是在提醒君兮,这一愣可愣得够久了。

    君兮立马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点头。

    周泫御笑起来。

    君兮顺势俯身将周泫御扶起来。

    周泫御把花递给她。

    君兮一手握着欧阳书语的捧花,一手环住了周泫御送她的玫瑰,她想,这也许就是幸福的延续。

    周泫御取下了花瓣上的戒指,套在了君兮的无名指上。

    欧阳书语和沈云中先鼓起掌来,紧接着台下的掌声响成了一片。

    君兮在泪光中看到父母、弟弟还有她的朋友们,都在不远处朝她招手。

    原来,在这个童话一样美的婚礼上对她求婚,是周泫御早就安排好的。难怪,她身边好些个与沈云中根本搭不上边的朋友都来参加婚礼了。

    其实,她们是被周泫御请来见证君兮的幸福的。

    “周总,抢了我的风头之后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沈云中把话筒朝周泫御递过去。

    周泫御笑了,他接过话筒的时候拍了拍沈云中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我首先要谢谢沈总大方的给了我一个抢你风头的机会。也谢谢嫂子,把捧花美好的寓意送给了君兮。我之所以选择在沈总的婚礼上求婚,除了想抢沈总的风头之外……”

    台下大笑,沈云中欧阳书语也笑。

    “还因为我们两家真的很有缘。我与君兮的爱情与这对新人一样,经历了风风雨雨才走到了一起。今天借着沈总的喜气,与大家分享我们的喜悦,是希望能够喜上加喜……我与沈总在这之前彻夜长谈过一次,以后,我们会彼此监督,时时分享爱妻心德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一场婚礼,在欢声笑语里落幕。

    欧阳书语说,她们今天,收获的是双份的幸福。

    婚礼结束之后,按照习俗,敏雅在内厅跪拜了新婚的父母。

    顺带的,她也对君兮和周泫御这对干爸干妈行了大礼。

    周泫御早有准备,在敏雅甜甜的喊出一声“干爸”时,他登时掏出两个大红包塞到了敏雅的手中,连君兮那份也一起给了。

    沈云中在一旁打趣道:“敏雅,回去好好数数几个零。没准你爸你妈办一场婚礼的份子钱都没有你干爸给的红包多。”

    敏雅:“……”

    哭哭笑笑,玩玩闹闹一天之后,君兮跟着周泫御回家。

    回到家,君兮才发现,还有惊喜。

    雅田的家里,周泫御用她不在的一天时间里,命人布置了一番。

    君兮推门就看到,整个客厅布满了气球,餐桌上早有人准备好了鲜红、蜡烛与红酒。

    周泫御见君兮站在门口没动,他揽着她将她带进屋里。

    “这又是干嘛?”

    “庆祝求婚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知道一定能成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成了吗?”他理直气壮的。

    君兮白了他一眼,就被他封住了唇。

    “不许反悔。”

    一吻毕,他哑着声警告着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会后悔呢。倒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会。”周泫御拍了拍自己的心口,郑重的承诺道。

    君兮笑了,跟着他走到餐桌边。

    周泫御亲手开了一瓶红酒,给君兮倒了一杯之后也给自己倒了一杯,他们邻角而坐。

    “今天一天像是做梦一样。”君兮抿了一口红酒,轻声地感叹着。

    周泫御抚了抚她的脸颊。他虽无言,但是他在心底默默的承诺,之后的每一天,他都会让她像是活在梦中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们要怎么结婚?”君兮问。

    虽然,她知道现在谈论这个话题会显得有些心急,可是一想到她可以嫁给周泫御了,她就忍不住想快些让婚事尘埃落定。

    “旅行结婚?”周泫御淡淡的吐出四个字。

    君兮兴奋地跳起来:“你怎么知道我想旅行结婚的?”

    周泫御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的愿望就是能旅行结婚!我想去维也纳,想去马德里,想去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口气说了六个城市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周泫御站起来。

    君兮转头,看到周泫御走到了茶几处,抽开抽屉从里面拿出来了厚厚的一个信封。

    他折回来,将信封放在了君兮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打开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啊?”君兮好奇,从这信封外面看起来,怎么像是一沓钱呢。

    她打开信封口子,将里面的东西逃出来一看才发现,竟然是机票。

    整整十二张机票,六张写着她的名字,六张写着他的。

    那些机票的地点,与她刚才所说的每一个都吻合,而且,机票的地点是相连的,周泫御已经规划好了路线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这简直比他在沈云中的婚礼上求婚更让君兮惊喜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。”周泫御笑得志得意满。

    “可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啊,我只写

    在了日记……文君轩!”君兮恍然:“是不是文君轩那个家伙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什么都没有说。”周泫御晃了晃杯中的红酒,假意将目光看向了别处。

    君轩告诉他的时候可是反反复复地交代了,绝对不能让他姐姐知道的。

    但是这孩子真傻,无论他的嘴多么严实,他都是她姐姐心里的头号嫌疑犯,根本用不了猜的就可以断定是他。

    “那家伙净做些胳膊肘往外拐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为了我们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为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为我好就是为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君兮又好气又好笑。不过总而言之,君轩和周泫御联合起来为她准备的这些,她还是很感动的。

    “真的像一场梦,快掐我一把。”

    周泫御凑过来:“舍不得掐,不如吻你?”

    君兮顺势捧住了他的脸问:“你真的有时间陪我去旅行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一辈子的时间都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?小番外?

    君兮辞了中元集团的工作,倒不是为了结婚旅行特地辞的,而是她早就有了这个心。

    毕竟,当时她去中元集团做文员也是迫不得已。她最喜欢的,还是翻译工作。

    等周泫御也安排好了手头上的事情之后,他们按着规划好的时间准时出发。

    第一站就是维也纳。

    但是,刚到维也纳没几天,周泫御就带她飞回了青城。

    原因嘛,就是因为君兮怀孕了。

    知道君兮怀孕的时候,周泫御第一时间给丈母娘杨婷芳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杨婷芳的意思是头胎前三个月特别重要,旅行看似惬意实则又很累人,她让周泫御还是赶紧带君兮回青城养着。

    周泫御一听丈母娘的分析,觉得甚是有道理,于是他二话不说就订了返程的机票。

    君兮其实没有什么特别妊娠反应,连孕吐都没有。她很想接着走完这些地方,但是无奈肚子里的小家伙来的太突然。

    周泫御初为人父,紧张地就好像她肚里不是多了个孩子而是多了个定时炸弹一样。但是他答应了君兮,等孩子出来,他一定会再抽时间带她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二人世界?”君兮不放心的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二人世界。”带这个小拖油瓶,他还不乐意呢。

    回去之后,周泫御把给君兮父母买房子的事情给搁置了,他直接把君兮一家子都接到了雅田和他们一起住。

    家里一下子热闹了起来,君兮很开心。

    为了让君兮吃好喝好,杨婷芳每天变着花样的给她做好吃的。把君兮都喂胖了一圈。君兮不忍心看自己这样胖下去,周泫御却特别喜欢。

    他说:“你以前太瘦了,抱着都硌手,现在刚刚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觉得刚刚好,你以前瘦的只剩骨架了。”周子谚一边吃饭一边含糊不清的附和。

    襄涵这段时间出差去了,周子谚没人给他做饭,他就天天跑到君兮家里来蹭饭。

    “都说拿人手短,吃人嘴短,你怎么都不帮我说说话呢?”君兮瞪着周子谚。

    “我是就事论事,绝没有偏私。”周子谚一本正经的说,说完趁着周泫御转身去厨房拿勺子,又悄悄对君兮补了一句:“其他事我可以帮你,但是这件事真不能帮你,你都不知道,我小叔恨不能再往你身上添个十斤肉。”

    君兮撇撇嘴,在周泫御出来的时候,大声地说:“三个月都已经过了,我已经过了危险期,我想去上班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周泫御一口否决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行?我听孝琳说了,你的翻译辞职了,现在又要重新招人,我不是正合适吗?”君兮绕着周泫御的胳膊撒娇。

    周泫御捏了捏君兮的脸颊:“你去做我翻译?我是应对客户好呢还是照顾你好呢?”

    “我能行,不用照顾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周泫御还是一口否决。

    君兮才不理会周泫御呢。

    她偷偷地像孝琳打听清楚了面试的时间、地点,在周泫御不经意的时候溜进了公司,准备面试。

    参加面试的人如君兮出来实习的那一年一样多。

    但是相比那一年,唯一不同的是,面试者没有一个穿的花枝招展的。

    孝琳说:“那是人人都知道周总爱妻如命,越是漂亮的姑娘越不让近身,谁还敢把自己打扮的美美的来求职啊?”

    君兮一听,甚是满意。

    不管结果如何,她今天都不算是白来一趟了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君兮等太久,孝琳特意将君兮排在了面试的第一个。

    君兮走进面试的会议室时,周泫御低着头,像当初那样,根本没有拿正眼看她。直到他身边的面试官都倒抽了一口凉气,周泫御察觉

    到不对,才慢慢地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看到是君兮,周泫御的眉毛立刻拧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君兮眨巴着眼,心里的台词是:“老公,你就让我来上班吧。”

    周泫御心里的台词是:“不行。说了不行就是不行。”

    她撇嘴:“可人家真的很想每天都陪在你身边嘛。”

    他深思: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他也想。

    每天只能下班回去才能看到她,的确不解渴。

    她继续使眼色:“我保证不会闯祸的,我会乖乖保护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他松懈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她频频点头装可怜:“我确定!”

    周泫御低下头,对其他面试官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,自我介绍一下。”

    在周泫御的首肯后,最左侧的面试官装模作样的对君兮说。

    君兮深吸一口气,调整了一下坐姿,自我介绍道:“我叫文君兮,文学的文,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的君兮。”

    周泫御不由地勾起了嘴角。

    这是她从小大到惯用的自我介绍方式,根本不是说改就能改的,每当有人要她自我介绍,她就会脱口而出。就像是惯性一样。

    “把你刚才说的话,用英文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君兮愣住。

    她的自我介绍是惯性,改不了了,难道他面试人的台词也改不了?

    周泫御对她挑眉,心里的台词是:“看不出来,这是在给你开后门呢。”

    君兮顿时懂了,周泫御是同意了她可以每天上公司来陪他。

    她眯眼,心里台词是:“老公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周泫御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会吗?”有不知情的面试官以为是周总故意刁难周太太不让她来上班呢,连忙帮腔。

    周泫御笑了。

    只听见她温柔有力的声音传过来。

    “on–a-hill–is-a-tree,on-a-tree-are-–heart–for–the-lord,but–he–never-knows”

    ---题外话---各位姐妹,

    此文到此结束,谢谢大家一路支持。

    写的不好的地方,请大家多多见谅。

    如果有缘,我们新文里再见。

    新文开坑时间不定,到时候通知。

    大家可以关注我的微博:轻轻丫

    也可以加读者群,群号:293892654

    再次感谢,我爱你们!


极速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心悦君兮 > 心悦君兮简介 > 第一百四十六章 结局章 6【正文完】
申明:心悦君兮最新章节,小说《心悦君兮》文字、目录、评论均由网友发表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Copyright 极速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.